暖心萌萌

哗,砰,嗖 (待授权翻译)

5-11:

*木兔和赤苇各自为影山和日向单亲父亲的AU


原文地址:gwah, bam and swoosh


作者:dalyeau


Summary:


当木兔见到影山,他所想到的第一件事是:没有任何一个五岁的孩子应该会那样皱眉。


——或者那么高。


然后他意识到:操,影山的爹简直太辣了。








木兔并不知道他在打开翔阳的书包时将会看到什么,但他绝对没想到那会是一张整齐叠好的便条,上面写着:我很抱歉我的儿子推了你的孩子,我和他谈过了,这种事不会再发生。




五分钟后,当翔阳骄傲地给木兔展示自己膝盖一侧的淤青时,他理解了这张纸条的含义。




“又是那个叫影山的男孩?”




“他是个讨厌鬼,”翔阳严肃地告诉他。“他总是看上去很生气。”




“对他友善点。”木兔说,揉了揉翔阳的头发。




“我在!我一直邀请他和我玩,但他不想。”翔阳垂下头,露出难过的神情。木兔对此能感同身受,因为他记得当他还是个孩子时,他也曾迫切地希望别人喜欢自己。




“也许他只是因为不喜欢他的午餐才难过。”木兔卷起袖子,拿起平底锅和一把刀。“我会给你多做一点,这样你就可以带去分享给他。没人吃了我的咖喱以后还能做一个讨厌鬼。”




翔阳的眼睛中闪现出光芒。“你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




木兔同意。












两天后,翔阳拿着原封不动的午餐盒回家,木兔皱起了眉头。




“你没吃你的饭。”他担忧地问。




“影山和我分享了他的午餐!我不认为他想这么做,但是他的爸爸做了很多,并告诉他要分我点。他还给了我这个。”




这张字条上的字迹和上一张一样。这次写着:谢谢你将午餐分给我的孩子。我想只有这么做才公平。




“你喜欢吗? ”木兔问。




翔阳重重点头。




第二天他让他的儿子带上一张字条交给影山,以让他转交给他的父亲:谢谢你的午餐,介意分享一下菜谱吗?


翔阳挂着大大的笑容收拾书包,很高兴他的爸爸给多他一个理由去和那个木兔怀疑是自己儿子初恋的男孩说话。












菜谱被翔阳带了回来,而木兔发现他和这个陌生人已经不知不觉达成了协议轮流为他们的孩子做饭。今天是木兔,第二天就会是影山的父亲。这个主意很实际,并且操作起来简单可行,尽管他仍然总是会给翔阳带一点吃的以防万一。




“他现在会和我玩了。”翔阳告诉他。“但他总是说我玩得很差。为什么他这么坏?”




“告诉他他也玩得很差。”木兔建议。




“但是他没有!”翔阳大力挥动他的手臂,显然认为自己正展现对他同学的动作的完美模仿。“他玩得非常好,爸爸。我们昨天一起打排球,而他就和那些电视上的选手一样,全部都是哗!砰!嗖——!”他垂下手臂,沮丧地发出咕哝。“我讨厌他。我讨厌影山。”














木兔在训练中途收到了学校的来电。他按捺下汗流浃背的焦躁,听完了那个秘书的请求,让他来学校接他的儿子,并与影山飞雄的父亲讨论如何赔偿他们的孩子打排球时砸坏的昂贵窗户。




“我可没义务摊上这烂事。”木兔嘟囔着,但鉴于他是一名父亲,从某种意义上这正是他的责任。












当木兔见到影山,他所想到的第一件事是:没有任何一个五岁的孩子应该会那样皱眉。




——或者那么高。




然后他意识到:操,影山的爹简直太辣了。




那人正在签一张支付窗户一半赔偿的支票,他的侧脸全部由尖锐的线条组成,笔挺的鼻子,还有精致的下巴。他将一些头发捋开,木兔对着那场景重重吞咽一口口水。距离他上一次这样对什么人一见钟情已经有好几年,而这让他感到自己就像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毛头小子。




他希望自己懂得更多。具体而言,他希望自己对赤苇京治了解更多。




他的袖口被扯了扯。




“日向说你是个排球运动员。”




“我是。”木兔对飞雄说,看向男孩兴奋的脸庞,还有,他真的这么小就能看上去这么严肃?木兔不太确定他是在和影山交流还是马上就要被谋杀了。“我听说你也喜欢打排球。”不然他就不会在这里支付一个比在东京住一周还贵的窗户。




“我是个二传手。”影山严肃地说。“我会成为最好的。”




他说那句话的语调听起来就像是在说:如果你在我成为职业选手时还在打排球的话,我会把你也打趴下,先生。




木兔眨了眨眼。“二传手挺酷的。”他平常地说。




而显然,这已经足够让影山的眼睛睁大闪出激动的光芒,张大嘴激动地点头。




“他们当然是!你也是个二传吗?”




“我是主攻手,但如果没有我的二传我就无法得分。他们是队伍的核心。”




影山瞥向翔阳,后者正从木兔的腿后面偷看影山。




“你的爸爸太酷了。”他气鼓鼓地嘟囔,抱着排球大步走去他的父亲那边。












木兔花了之后的几周时间思考他要怎样才能该死的联系上赤苇京治,并且讲清楚他并不是想要讨论他们儿子之间诡异的友情,而是想邀请他出去约会。这有点难,鉴于他对于赤苇全部的了解只有对方是如此完美,已经不和他儿子的母亲在一起,还有他是个兼职厨师。




“爸。”翔阳戳了戳他的肚子。“什么是一见钟情?铁叔叔说那就是现在的你。”




“我的天,别那样叫他,”木兔嘟囔,掏出手机开始给黑尾编辑短信让他离自己的儿子远点。




“什么是一见钟情?”翔阳坚持道。




“哦,呃。”木兔挠了挠他的脖子,感到那里有点发烫。“我猜这是——当你想——你知道,当你觉得一些人看上去特别棒,然后你愿意和他们花很多时间待在一起?大概就是这样的。”




翔阳朝着空气得意地挥拳。“酷毙了!那我也在一见钟情。”












当木兔去学校接翔阳时,他并没有对影山飞快地出现并牢牢抓住他的夹克这件事感到特别惊讶。




“我想知道更多关于排球的事。”那个男孩要求。




这从某种意义上来看有点可爱,而且木兔喜欢被关注的感觉。于是他挺起胸膛回答道:“当然!我周末会指导翔阳,如果你爸同意的话你可以加入我们。”




“他也喜欢排球。”影山补充,天真无邪地睁大眼睛。“他能一起来吗?他也是个二传手,就和我一样。我和日向可以和你们二对二。”




紧挨着他,翔阳已经兴奋过了头,显然对于影山愿意和他在同一个队这件事感到惊讶和喜悦。鉴于每次影山拒绝和他一起打球时翔阳都会大声抱怨对方是个多么愚蠢糟糕的人,木兔知道这对他而言有多重要。




“这可能会有点不公平。”




“我会赢的。”影山飞雄向他保证。在那一刻木兔忘记了他是个三十三岁的职业排球选手,而是相信这个孩子真的会说到做到。












木兔光太郎对赤苇京治的信息更新:他有漂亮的腿,胳膊,还有他的托球会是木兔在高中时想要的所有东西。


他们纵容孩子们和他们对打了十分钟,直到影山承认也许他的确需要更多练习(并告诉翔阳他打得烂极了)。他们重新分配队伍,这次是飞雄和木兔对赤苇和翔阳。




赤苇非常体贴,他给翔阳的所有托球都能让他轻松打到,而木兔用脸接到了他儿子的扣球,只因为他被赤苇撩起衣服擦汗时露出的肌肉所吸引。影山气极了,告诉他他比日向打得还差,木兔原本没想到影山的话会使他这么受伤,但他想他理解了自己儿子对影山的形容,他就像一个住在孩子身体里的暴躁老人。




“友好点,飞雄。”赤苇在网的另一侧说。




比赛结束后(木兔和影山以极大的优势获胜),赤苇走向他递给他一瓶水。木兔迫切地打开,一口气喝下试图给自己争取一点时间夺回理智,避免对站在他面前的赤苇脱口而出:你是个成年人,你怎么能这么好看?




“谢谢你容忍飞雄,我知道他不是最好相处的那类小孩。”




“他很喜欢排球。”木兔说,思考着他可以从赤苇和影山的黑发,他们眉毛的外形,还有他们柔和的脸部轮廓看出他们的血缘。他转头看向正吐着舌头拉扯影山头发的日向。“他将来会很优秀的。”




“他会。”赤苇回答,语气中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的骄傲,而木兔已经被他嘴角的笑容夺去了最后一点神智。












另外一项木兔对赤苇京治的信息更新:他的电话号码。




fin




原作者Notes:当你知道你的初恋要成为你的继兄时的尴尬一刻(我很抱歉日向)


我保留了他们原本的名字,因为像是赤苇飞雄或者木兔翔阳听起来是在太奇怪了,我对此非常抱歉…








译者Notes:授权等待中,之后会补上!


这篇太可爱了(但我的翻译让它失去了很多色彩:( )在儿童节翻译过来分享,单身爸爸AU是世界的宝藏,如果可以的话,直接阅读原文一定会更有趣!



方糖加胡萝卜 (矮种马!Mark/安慰鹿!Eduardo, 全文完+番外三篇)

5-11:

Summary: Peter Thiel驯服了Mark Zuckerberg,但他不拥有它。通常赛马都有一匹安慰山羊,但Mark想要一头鹿。


Notes: 依旧惯例,斜线前后不代表攻受,这是一篇无差



方糖加胡萝卜


随缘链接


原梗来自:安慰赛马的山羊 和 像天鹅一样行礼的小鹿



Dustin Moskovitz是一只被喜爱的山羊,赛马都喜欢他。他知道什么正确的时候爬到对方的背上,用蹄子舒缓赛马的压力,他知道什么时候发出欢快的叫声,什么时候举起前蹄,什么时候用跑火车来转移对方的注意力。

看在山羊胡子的份上,他甚至和Sean Parker,那匹公认难搞的安达卢西亚都可以和谐共处。他不需要方糖加胡萝卜,Dustin得意洋洋地向Chris宣布,他已经玩转了所有的马。

“但你事实上并不真的知道你该做什么。”Chris谨慎地指出。

“我不知道,”Dustin承认,在地上欢快地蹦来蹦去。“但他们就是喜欢我呀。”

“你这么说也可以。”Chris绕到他的身侧,用鼻子拱了拱他。

Chris Hughes是一只长期住在马厩的巡回猎犬,和Dustin一同属于赛马场的秘密武器。显然,秘密武器和秘密武器会互相成为朋友。

“但我不觉得Zuckerberg会很好应付。”Chris深思熟虑。“我见过他,他可以说是我见过的最难相处的矮种马——”

“矮种马都难以相处,”Dustin咩了一声。“身高限制之类的原因。”

“而这话来自一个还没一匹马的腿高的山羊。”Chris评价。Dustin提起橛子蹬了他。



“我不要你。”Dustin和Mark隔着栅栏大眼瞪小眼。”那匹鹿呢?”

“这里没有鹿。”Dustin回答。“你要是这么烦躁我很难交差的。”

“三天前这里有一匹鹿,”Mark喷着鼻息说。”那不是给我的?”

“不是,从来没有安慰鹿,都是山羊。”Dustin把前腿搭到栏杆上。“你们赛马不是不吃鹿那一套的?”

Mark瞥了一眼Dustin,然后抬腿踹向了他隔壁的马厩。

Sean Parker发出一声嘶鸣,几秒种后安达卢西亚甩着他的鬃毛探过头来。

“你说那个鹿会留下来的。”Mark开口,耳朵向前转动摆出威胁的姿势。

“他走了?”Sean问。

“一点不错。”

“不是你把他气走的?” Sean嘎嘎地笑。

“当然不是!” Mark转身踹了围栏。“那是我的鹿。”

“你连他的名字都不记得。”Sean指出。

“他是给我的。”Mark坚持。“名字不重要”

“这是什么事?”Dustin问,“如果你不需要我我就回去了。”

“不,你要留下来。”Mark说。“而且你首先要帮我把围栏打开。”



他们在Chris的引导下走到办公室里,Dustin觉得他的不安达到了极点。

“现在我是一只黑羊了,”他悲惨地咩咩叫。“我偷渡了两匹马!”

“如果你不帮我我也可以自己出来的。”Mark翻了个白眼。“最多多花一点时间。”

“现在我还要克制自己不把这里的所有纸张吃掉!”Dustin惊恐地大叫。

“你可以的,深呼吸,好吗。”Chris走过来,趴到桌上叼出来一份文件夹。

“谢谢你,你觉得有安慰巡回犬这种东西吗?”Dustin喋喋不休。“我觉得,作为一只安慰山羊,我很需要一只安慰寻回犬。”

Mark用蹄子顶开电脑,Chris帮他把文件夹摊开来,在Mark报出指令的同时精准地用肉垫按下相应的键盘。

“我不知道你会用电脑。”Dustin感兴趣地看着Chris和Mark。

“事实上这不是他们第一次这么干了。”Sean插嘴。

Dustin受伤地看向Chris。“你和Mark出来居然不叫我。”

“因为我知道你会觉得不安的。”Chris转过来用前爪拍了拍他。“如果你不知道我们在做什么,你就不是一只黑羊了,不是吗?”

“我宁可你告诉我。”Dustin哼到。“这样我们可以一起成为黑——动物。”

Chris发出了一声介于犬吠和笑声之间的声音。

“我记得他们给Wardo安了追踪器。”Mark说。“如果他回到林区,他们会监控他,这样我们可以找到他。”

“你说林区?”Dustin睁大了眼睛,他咩得更厉害了。“你说有一只林区保护鹿三天前在我们这里?”

“他的脑子是一直都这么不好使,还是这是特殊状况?”Mark转向Chris.

“一贯如此。”Chris回答。



童话故事里不莱梅的音乐家们一路客服艰险抵达了不莱梅,现实中马,矮种马,山羊和寻回犬的组合完全不讨巧。

也许他们还差一只公鸡。

Dustin一路都鸣笛一般的大呼小叫。

“快!紧急!我需要指路到林区B区!有一只叫Wardo的斑点鹿!”他对着一只松鼠大吼。后者拿尾巴对着他。

“不然这匹矮种马就要死啦!没时间解释为什么了!”Dustin用蹄子捶Mark示意他配合,他们距离明天的赛马只有几小时。

“那叫梅花鹿。”Chris好心指出。

“你们要找他干嘛?”叫Andrew McCollum的松鼠谨慎地看向他们。

“秘密!”

“没时间解释!”

“他们是搭档(伴侣)!”Sean最后喊,Mark摆动着他的耳朵看过去。

“我们需要他。”Chris总结。“你知道他在哪里吗?”

“我可以带你们到狼Jack Dorsey那里。”Andrew回答。“Dorsey知道鹿都在哪里。”

“告诉我,”在他们走远以后Sean悄声问Mark。“我们需不需要关心为什么一只狼会知道鹿在哪里这件事?”

“八成是因为他需要吃它们。”Mark实事求是地回答,Sean打了个冷噤。



Chris被派出去和多西社交,食草动物都站得很远。

“我觉得我还挺喜欢Jack的。”过了几分钟Mark宣布。

“你不担心他会吃了你?”Dustin尖着嗓子问。

Mark耸了耸肩,然后他向前走去。



“紧急!我们要找一只叫Wardo的斑点——梅花鹿!是的!没时间解释了!有只狼会吃了我们!”Dustin冲着狐狸Shawn Fanning大叫。“给我们指路!”

Shawn让他们向东。

“没时间解释了!一只狼和一只狐狸追着我们!我们要找一只叫Wardo的斑点鹿!紧急!带我们过去!”Dustin迈开蹄子奔跑过一窝野兔。

野兔让他们向北。

“有一只狐狸和一只狼追着野兔和我们!快!没工夫解释了!告诉我们叫Wardo的斑点鹿在哪里!”Dustin对着猫头鹰David Hammer大喊。“别睡了!飞起来告诉我们怎么走!”

猫头鹰David狠狠啄了他的脑门,但是停在了他的背上。

当他们最终到达鹿群的聚集点,他们身后跟着被惊动的大半个保护区的动物。

“所以你不打算吃它们?”Shawn感兴趣地问Jack。

“没有,是那个叫Mark的让我跟过来的。”Jack回答,尾巴硬邦邦地敲在地面上。“你呢?”

“一样。”Shawn回答。“虽然那些野兔看起来不错。”

Kang-Xing Jin跳起来狠狠咬了Shawn Fanning的耳朵尖。



从鹿群里走出来一只刚刚开始长角的雄鹿,在看到这个阵势以后他似乎吓了一跳,但依然客客气气地退后一步,曲起前腿弯下脖颈。

出于不知名的原因,其他动物重复了他的动作。

在这只叫Eduardo Saverin的鹿抬起头时Dustin才意识到他并没有斑点,他生气地觉得自己被骗了。但Wardo的确有一双非常大的棕色眼睛。非常大,就是指比马和山羊可以有的那种还要大。

那双棕色的眼睛看到了Mark,然后Eduardo跳起来愤怒地喷了个鼻息。

“你在这里干什么?”他问,鸣叫着退到了后面。

“我需要你。”Mark回答,朝前踏了一步。

“因为你明天有个比赛?见鬼,Mark,我又不是你的安慰山羊——鹿都不做这种事!”

“我是不是刚才被种族歧视了?”Dustin咩咩着问Chris。

“当然不是,他只是想说一般的偶蹄类做不来山羊可以做的事,”Chris安慰他。“你是最好的安慰山羊。”

“我以为我们是朋友。”Mark困惑地抽了抽耳朵,“我希望你来,Wardo.”

“现在我一点也不后悔我来了。”Shawn对Andrew说。

“抱歉,我从来没见过比你更粗鲁的矮种马。”Eduardo说,摇着他的角退后。“Peter认为我可以回到保护区了,我觉得很好,我也一点都不打算再回你们的马厩里去。”

Mark的脚步退缩了一下。Dustin替他有些抱不平。

“但我们花了很大功夫才来!”他站出来撒开蹄子跑到Wardo旁边。“我们可以明天再把你送回来,Chris保证!”

Wardo惊讶地看着他。“你又是谁?”鹿问。

“你说的安慰山羊。”Dustin咩咩。

“你是Mark的安慰山羊?”

“呃,我应该是。但显然他不想要我,他想要你。”Dustin回答。Wardo看起来犹豫了一下,用前蹄刨着地。

Mark不自在地走过来,几乎让自己的四肢绊倒在一起。他对着Wardo曲起前膝,然后弯下脖颈行了一个礼。

“我希望你可以来。”他摆弄着耳朵说,几乎把耳朵贴到脑后。“Peter不知道我的节奏,只有你知道。”他小声地加上。“别让他知道我这么和你说了。”

Eduardo惊奇地看着他。“你知道你的确是一匹非常恶劣的马。”他说。

“我没有,”Mark梗着脖子。“你们鹿的礼仪太多了。”

“但我接受。”Eduardo继续,他抖了抖身后那一小撮尾巴,然后小心翼翼地踏出一步那脖颈摸索了一下Mark的鬃毛。“我可以帮你这一次。”

Mark没有控制住跳起来打了个响鼻。



当Peter Thiel第二天打开马厩,他看到Mark Zuckerberg和他三天前送回保护区的Eduardo Saverin窝在一起睡着。

Dustin Moskovitz和Chris Hughes四仰八叉地睡在他们自己的窝里。

这花了他们另外两个礼拜来研究出Eduardo Saverin为什么总会神奇地回到马厩,以及另外三个礼拜来弄明白为什么每次Chris Hughes都可以准确地找到鹿群的栖息地。

很久以后Dustin想起来他有一个问题需要问Chris。

“Mark和Eduardo到底有什么过节?”他问。

“呃,有这么几个说法。”Chris回答。”在Wardo刚见到Mark的时候,Erica顺手给了Wardo方糖。Wardo想行礼感谢的时候Mark差点把Wardo上了。”

“哇哦。”Dustin瞪大眼睛。”那另外的呢?”

“Sean说Wardo觉得Mark处心积虑让他失去硅谷保护区最受欢迎动物的名号。”Chris耸肩。“但这基本是扯淡,因为首先,Wardo不是硅谷保护区最受欢迎动物,Mark也不是,其次,他们中间没有一个是会在意这个的。”

“那是什么?”Dustin问。

“你不知道?”Chris惊讶地看向他。他衔来一份报纸铺在地上。“Peter给我们注册了自己的推特账号,他们有个投票可以选择最喜欢的动物。”

“那谁才是……”Dustin比划着蹄子,然后他停住了。

“他们喜欢我?”他尖着嗓子说,差点嚼了他面前的报纸。

“像我说的,你没做什么,你也不清楚你具体做了什么,但大家都喜欢你。”Chris温柔地说,把报纸弄到一边。“当然,还有最后一个说法。”

“那是什么?”Dustin问。

“就是我们现在全部都在Eduardo Saverin的梦里,而他对Mark不爽是因为Mark很可能要去加州了。”
Chris说。



Mark Zuckerberg睁开眼睛。那只鸡正背对着他咕咕叫。他盯着这只白色的鸡看了一会儿,然后Eduardo Saverin走了进来。

“你知道,如果我们有一匹马,一匹矮种马,一头山羊和一只寻回犬,我们只需要一只公鸡就可以组成不莱梅。”Mark开口。Eduardo困惑地停在原地。

“你刚才说了什么?”

“而这里正好有一只鸡。”Mark自言自语。“也许梦都是相反的东西。”

“Mark——”

“说到这个,推特是什么?”

fin






番外1-Dustin和Chris看到了山羊和狗交配的视频


小动物保护区 @PeterThielCo.   9小时之前

你是马术爱好者吗?你有自己宠物的独家视频吗?Peter Thiel小动物保护区将要正式开启YouTube专栏!你可以将你感兴趣的视频转发或评论,我们的饲养员会随机选取给予相应的回复 #你的独家动物视频#

Dustin Moskovitz 巨型甜甜山羊笑.jpg

HailJewnicorn Retweeted    5小时之前

@PeterThielCo.你们必须看这个视频!!!
http://www.playnail.com @Dustin Moskovitz @Chris Hughes 拜托回复我,我和我的朋友都相信你们是自己在管理你们的账号,而非饲养员!!!!!!!!*eyes*

583 Retweets 1789 Likes


“这倒是很有趣。”Dustin嚼着锡罐子评价。“那他们想看什么?”

“你从哪里觉得这很有趣了?”Chris冲他咆哮。“这个视频里一只羊操了一只狗!你觉得他们想看什么?你想上我吗?”

“语言。”Erica皱了皱眉。

“呃,这倒不会。”Dustin咩了一声。“但Peter没说’给予相应回复’到底是什么……他们也许只是想看动物黄片。”

“我现在很生气推特没有’不喜欢’选项。”Chris评价。

“等下,你刚才说什么?”Sean打断。

“我说我很生气。”Chris回答。

“不,不是你,他。”Sean指着Dustin

“呃,我说我们可以随便回应什么?”Dustin抖了抖耳朵。

“后面一句。”

“可能我们的粉丝想看黄片!”Christy大叫,作为一只松鼠她能有这样的高亢声音不让人惊奇。

“没错。”Sean喷了一声。“虽然我觉得这么做也有点不耻,但我们需要把握消费者需求。”

“他们就不能看看人和人交配吗?”Chris烦躁地甩着尾巴。

“保护区里还有可能,”Dustin认真地回答。“但他们不应该找我们……这是保养期,我们有近一半的马都不在。”

“别看我。”Erica举起蹄子。“也许我是这里唯一的母马,但我不会和你们任何一个交配的,恶。”

“你本身是一只温半血,从品种而言你也不能和我们交配。”Sean得意地回答。“有多少半血能和安达卢西亚交配呢?”

“那我们只能放弃了,或者等到peter回来。”Dustin叹气。“现在我觉得我辜负了他们。”

“如果有谁辜负他们,那也是他们自己想出这个点子的傻脑子。”Chris安慰他,用头蹭了蹭他的脖颈。“显然我们没这个义务做这种事。”

“不过说到这个,”Sean突然间陷入沉思。“你们不觉得我们忘了什么?”

Dustin瞪大眼睛看着他。

“Mark和Eduardo,”Sean翻了个白眼。“他们到底交配过没有?”

Erica和Christy陷入了沉思。

“从物理角度而言……”Chris开口

“我没法想象。”Erica声明。

“他们的屌也不在一个水平面上,是吧?”Dustin刨了刨蹄子。“还有,为什么是Mark和Wardo?”

“因为他们是一对儿,你这个傻子。”Sean嘲笑。“我以为整个保护区都知道了。”

“他们是一对儿?”Dustin转身对着Chris咆哮。

“是的,还有你的确知道很多人也觉得你和Chris是一对对吧?”Sean嘎嘎地大笑。

Dustin的胡子休克了。他直挺挺地侧倒在地上。

“他在干嘛?”Christy感兴趣地盯着Dustin

“山羊就是这样。”Chris叹了口气,用鼻子开始拱Dustin,“通常他只是觉得草里有毒。”

过了几分钟后Dustin的前肢抽搐了一下,其他几个动物目不转睛地看着他慢慢获得自己四肢的掌控权,Chris推着他从地上爬起来。

“我又那样了?”Dustin绝望地开口。

“这很有趣。你下次可以多来几次。”Sean跺了跺蹄子。

“我刚才在想,你们知道Winklevoss那对麋鹿?”Erica说。“我觉得他们交配过。”

“不可能!”Dustin惊恐地大叫。“一夜之间这个世界上所有偶蹄类都交配过了吗!”

“我不觉得他们有,但那两个的确一直呆在一起。”Sean若有所思。“而且他们从生理角度而言是一样的,也许这可行。”

“我的意思是,如果那两只麋鹿可以,”Erica继续。“可能Mark和Wardo也可以,他们体型上差不多大,不是吗?”

“别说了,我能看到画面了。”Dustin哀嚎。

“就算最差的话,他们至少可以舔肛。”Erica得意地说。

Chris把Dustin赶到了一边。后者看着这个世界的眼神就像遭到了集体背叛。他戳了一下他,Dustin再一次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这真的很有趣。”Sean嘎嘎大笑。

“现在谁还记得我们最开始只是在看推特?”Erica喷了个响鼻。
--
*有不靠谱的考据,山羊在遇到惊吓,愤怒,不能理解的事情的时候会全身僵硬 突然僵硬的山羊
*登陆playnail有惊喜,背后注意C:




番外2- Mark Zuckerberg和人类小孩


“你知道明天有人会来赛马场?”Sean从马厩的这一边探过去,Mark和Eduardo的四肢乱七八糟地纠缠在一起躺在角落里。“听说了吗?”

“那和我们没关系。”Mark翻了翻眼皮回答。

“不,那和我没关系,和你有关系。”Sean再次努力地凑过来。“有个小孩想把你买下来。”

Eduardo猛地跳了一下。

“有人要把Mark买下来?!” 他仰起脖子叫了一声。“这合法吗?”

“Wardo,”Mark扫了扫尾巴,举起前蹄试图让Eduardo冷静下来。“这不会发生的,Sean只是在扯淡。”

“他的确在。”Chris从栏杆外面扒了个头进来,Dustin愉快地一蹦一蹦跟在他身后。“不过可靠的消息是有小孩打算来骑马,而鉴于你是现在的唯一一匹矮种马,Mark,我看到你下午的训练被划掉了。”

Mark危险地把耳朵竖了起来。

“这没有任何道理。”他恼怒地瞪着马厩的另一侧,Eduardo走回去担忧地用角蹭了蹭他。”我是一匹赛马,他们没有其他训练马了吗?”

“保养期。”Chris提醒。

“严格意义上来说,你不能算一匹赛马,矮种马是没有前途的。Erica都是表演马。”Sean插嘴。

“闭嘴。”Erica举起蹄子敲了他的脑袋。

“这个世界如此不欢迎事实。”Sean啧啧。

“放松,Mark,”Eduardo安慰道。“那不过就是一个小孩子,人类小孩都挺可爱的。”

“不,Wardo,这一点也不有趣,人类小孩会踢我的肋骨,踩我,抓我的鬃毛,和我拍愚蠢的合照,同时我还要忍住不把他们的手咬下来。”Mark冷静地回答。

“不会那样的,”Eduardo从栏杆中间伸出头,努力地够了一块方糖回来衔给Mark。“这不会有你想象得那么糟,至少我遇到的人类小孩都很友善。”

“那是因为没有任何人会对你不友善,Wardo。”Mark哼了一声。“除非他们的脑子被马踢了。”

“呃,Sean的脑子刚才就被Erica踢了。”Dustin举起蹄子。其他动物集体无视了他。

“如果有小孩打算抓我的鬃毛,我就把他掀下来,”Mark思考。“然后踢他的脑子。”

“Mar——”Eduardo开口,不赞成地皱眉。

“酷,我一直想看假如那些人类被我掀下来会怎么样。”Sean再次把头探出来。

“没有任何马要掀任何人,好吗?”Eduardo站出来挡在他们之前。“Mark,那样你会给你自己找麻烦。你还记得Divya,之后就被Peter卖了?”

“如果他们敢卖我。”Mark嘶鸣了一声。“我就把Peter Thiel的账户全部黑了。”

“呃,我什么都没听到。”Chris说。

“我们可以来一个集体大逃亡!”Sean激动地说,“天啊,我现在热血沸腾!”

“事实上,我一直有做这个准备” Mark说。“每个月十七号都会有一批补给运输,同样意味着16号保护区的人是最少的,Dustin和Wardo可以打开所有的锁,我和Chris可以黑了监控,拿走饲养员的身份证件,然后从这里,”他从不知道哪里叼出来一份美国地图。“从75公路到亚特兰大,再走98到Gainesville,从那里任何一条都可以到Nahtahala,我一直有点想去Norton”

“为什么是我和Wardo?”Dustin问。

“因为你们有角。”Chris慈爱地回答。

“这听起来是马达加斯加的剧情。”Sean评价。“我不喜欢那部电影,太假了。”

“谁会想去热带?”Mark同意。

“然后呢?我们要在国家森林公园定居吗?”Sean问。

“不,如果我们有了车,还有了身份证和现金,我计划我们可以走遍所有的森林公园,或者这个国家,或者我们也可以去别的国家。”Mark回答。“当然,那样就意味着我们要么要不停的更换持有人身份,要么我们就要绑架一个人上路——我觉得这有点麻烦因为人很难养。”

“还有谁不想去优胜美地和黄石?”Eduardo用角指了指加州。“我们可以一路走一号公路,环太平洋到Santa Barbara”

“如果到了加州我们可以从港口去其他地方,我在思考亚洲,印度和中国都可以直接乘船抵达。”Mark若有所思。

“我挺想去新加坡的。”Eduardo动了动鼻子。

“先在加拿大转一圈,还有墨西哥,没人想去西班牙和意大利?”Sean问。

“夏威夷!”Dustin高兴地叫。

“但问题在于,现在没人要把Mark卖走,所以所有的这些都不成立。”Erica遗憾地说。

动物们全部直勾勾盯着Mark。

“Mark……”Sean开口。

“请你务必明天把那个小孩掀下去,踹两脚。”Christy严肃地说。




番外3- Mark和Eduardo的温情时间,还有大逃亡

推特网红动物集体出逃,可能绑架了饲养员!
你见过这些动物吗?

附照:Dustin甜甜巨型山羊笑,Chris的尾巴,Mark证件照,Eduardo惊悚的角(背上有一团Christy),一个模糊的Sean,吃方糖的Erica

(如果你目击到了他们的行踪,请立即联系Peter Thiel风投公司,他们可能在考虑偷渡!)



“嘿Chris!” Dustin从卡车空档里钻出来,咬了坐在副驾驶上的Chris的耳朵。“他们登了我最喜欢的那张照片!”

“别动,保持你的姿势,不要彪到50迈,好,把头低下去一点……恩?Dustin?”Chris咬着枪指着驾驶员的头,他掀了掀耳朵。“你在干嘛?”

“我想吃这张报纸!”Dustin愉快地叫道。

“那就吃了它。”Chris说。“不过会不会有点脏?”

Dustin嘴里塞满了报纸疑惑地抬头。

“算了,”Chris叹气。

Mark和Eduardo一如既往地缩在角落里,把四肢全部缠绕在一起,Sena和Erica忧郁地顶着Christy在车后的小窗口吹风。

“把你的草垫再给我一点。”Eduardo嘟囔,蹄子滑过Mark的肚子。“你很硌。”

“不,我没有,你才是那个长角的动物。”Mark哼哼,翻过身把草堆让给Eduardo,他舒服地在地上滚了一圈,让腿随意地伸展开来。

“谢了伙计。”Eduardo说,在跨过Mark的时候低下头蹭了蹭他的鼻子。Mark敏捷地抬头捕获了那个湿漉漉的摩擦。

他们安静地躺了一会儿,直到Eduardo再次站起来,一屁股坐在Mark身上。

“你在做什么?”Mark转过耳朵看。

“也许你还是比草堆要软。”Eduardo承认。Mark伸长脖子和他摩挲。


“你知道,”Sean开口。“我不是很想和他们继续待在一个车厢里。”

Erica转头看他。

“这让我产生了一种交配的欲望。”Sean说。
fin


--



5-11: 好的,这真的只是个脑洞,没想到居然写了下来还写完了,祝阅读愉快C:
p.s. 正文完全可以理解为悲剧结尾,因为“梦境和现实总是相反的”,可以代入赶入保护区=试图削减股份,再重新理解一下XD 有多西哥哥和Shawn Fanning 以及其他facebook早起创始人随机上线;)


 @大竹砸Bamboo 竹子太太给了配图!!! 非常的可爱:D >-->O 是的我才不会承认我最开始写就是想蹭竹子太太的图\\\\






小锦似锦: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真的好喜欢木兔跟赤苇这一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桓詠(笑 ):

【(殴)/及岩及+青城全員/B5/24P/NT100】

場販>>CWT40 三樓 F58(笑)D1+D2

 

>>阿吽和青城的腦洞本hwhwh
>>及岩又有點岩及總之就是阿吽(笑
>>四個小故事
>>第4個故事有繪畫能力的私設(笑
>>及川先生特別崩,幾乎沒幾格是正常的請注意(笑


 

試了個閱(笑



 

 

 

 

 

 

 

特典明信片

 


 

►已完售不會再加印◄

 


 


 


桓詠(笑 ):

感覺很久沒丟圖了(爆




都是及岩不過最後一張是上星期的金國(拜古館老師


我只看到了吃醋吃到巔峰的小國見...!




本來還有一些漫畫但我還沒弄中文...!!爆




然後!!!!!!!!!!!!!!!!


這星期的影日好可愛啊!!!!!!!!!!!!!!!!!!!!!!!!!!!!!!!!!我的天我要來爆炸一下!!!!!!!!!!!!!!!!!!!!!!!


下周標題可以叫做愛的特訓....!!


這周真的太瘋狂了....!!




(((完全沒有說到及岩(


((小岩好可愛噢(


(我想畫金普利小岩。

桓詠(笑 ):

#岩泉一生誕祭2017


岩兒生日我的忌日
看到你就像有三把火燒我心
好幸福來世見
願及川給你幸福HONEY

补档重发:[HQ!!/泽黑/兔赤/ABO]The First And The Foremost

Soul-Prophet:

Attention :


·当年的p站补档很不方便查看,最近有读者说看不到,干脆整理重发一下


·有p站的依旧可以走p站,我的主页是id=7148708,里面文很少应该立刻就能翻到……记得保证你们的年龄都设置成了18岁及以上


·占tag抱歉








[HQ!!/泽黑/兔赤/ABO]The First And The Foremost




(承标题)


…is that I LOVE YOU








[泽黑/双A] My Heart is Noisy




lo内文链(河蟹版):·


长图链:·






[兔赤/AO]He Had It Coming


(原本为迟到的赤苇生贺)




长图链:·





[HQ!!][兔赤] 深夜練習

Plato .:

▼低調開車,低調連結



▼成年同居設定(不怎麼重要)
▼木兔常出國設定(不怎麼重要)






點這邊




練個手感,好啦該寫新刊了⊂彡☆))д`) (現在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