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心萌萌

【贺红】 强制爱 (一)

特肉肉肉布拉德:

   第一次一口气写这么多字,结果被屏蔽了,好心塞。


   强奸play




    红毛怕极了,他被蒙住双眼,双手被反绑,牢牢的固定在一把椅子上。


这里是哪,他记得和小弟们在酒吧里喝酒,喝到嗨的时候迷迷糊糊感觉到身边坐了一个人。


    那人很生气,利落的黑发凌厉的双眼,性感的薄唇。


   是贺天。


   红毛尝试性的抽动了下双手,手臂麻木的厉害,看样子自己被绑了很久,头很晕,黑布隔着光亮,这是哪,现在几点。


   四周很安静,红毛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他没有呼救,他在等,等绑架他的人来,他搞不懂,自己父亲锒铛入狱,母亲为父亲自处奔走拿钱消灾,家里钱所剩无几,难道是仇家,可是如果是仇家自己那能这么完好的不被殴打而是被绑在这?难道是要慢慢折磨自己,想到这里,红毛不禁一顿恶寒。


   红毛感觉到渴,伸舌舔了舔嘴唇,殊不知这只会让嘴唇更加干燥,烦躁不安害怕在一点点加深,红毛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自己要死在这了么。不行,红毛努力挣脱着绳子,手脚都被束缚在椅子上,椅子随着剧烈的动作在地板上磨出刺耳的响声,绳子很粗糙,磨在手上生疼的厉害,但这些都没有命重要,红毛咬着牙努力着,妈的,等老子查到是谁绑了老子,老子一定要打死他,红毛红了眼,在尝试数次挣脱未果后,终于开始破口大骂。


   等骂累了,红毛虚弱的靠在凳子上,不行了,更渴了。


   然后他听到了脚步声。


   红毛谨慎的坐起,手臂绷紧,五指攥成一个拳头,他发誓只要那个人让他有机会他一定会揍的连他妈都不认识。


   门开了,脚步声沉重的打击在地板上,红毛屏住呼吸,他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他只在那人一打开门的时候骂出他认为最恶毒的话。


   “呵,刚才还没骂够?”


   “贺…贺天?”


   “草你妈你发什么神经你有病吧你有病快治病你绑老子干什么!!!”


   贺天阴沉的脸看着红毛,他不会说他惦记红毛很久了,他不会说自己天生就是一个Gay每天红毛还和他勾肩他忍得有多么肉疼,他也不会说当他看到红毛喝醉了酒躺在女人的大腿上他有多么生气疯狂到直接把人给绑来这里。


   房间里的灯打开着,红毛看他不理继续絮絮叨叨骂着,他惶恐的厉害,贺天有多暴力他是知道的,但是打过几次架后他们还是做了朋友,虽然是半强迫性的由于做饭开始,他以为他们是朋友,可现在这个状况打破了他的认知,贺天要做什么,为什么要做这个他完全不懂,他本能的感觉到危险,身体因为贺天发散出来的恐怖气场而小幅度的颤动,因为这个他太懂了,每次贺天生气都是这样,他蒙着眼都能想象出贺天黑着脸,浑身散发出黑气的样子。


   他嘴唇颤抖着,半响抖出一句:“贺天,我他妈怎么惹你了?”


   贺天拉过另一半椅子,直接坐在红毛对面,很快红毛就闻到烟味,他不悦的把头扭开。


   贺天深深的吸了一口烟,狠狠说道“我想干你。”


   “什…什么?”恐惧还是没有消失,身体抖动的更加厉害,红毛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贺天,贺天说想干他?


   “啧”贺天一只手夹着烟,整个身子凑向红毛,凑在红毛耳边暧昧的说道:“我想干你,干的你下不了床,下面含着我的老二嘴上叫我的名字,被我肏的合不拢腿…”


   话还没说完,红毛就一转头狠狠的咬在了贺天的脸上,红毛发了狠,势必不咬出血来不罢休,贺天却轻轻松松的抓住红毛的头发逼迫他抬起头来,“别急,你的嘴还有很多用途,你等下可以慢慢咬” 


   “呸!”红毛直接往贺天脸上吐了口唾沫,“贺天,你最好准备好后事,你要是上了老子老子不把你弄死我名字就倒过来写!”


    贺天伸手抹去了脸上的唾沫,反手就“啪”的一声给了红毛一巴掌,“那老子就是死也要上了你!”


    “艹尼玛—”红毛眼上的布被打松了一些,斜斜的掉在眼角处漏出光亮,脸颊火辣辣的疼,他恶狠狠的瞪着贺天,却看到了贺天脸上的疯狂。


    贺天握着烟的手指收紧,烟头烫在手心反而像没有知觉一样,“你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多久,啊?你这个直男只会对着隔壁的班花流口水白都不敢表一个,还不是我去帮你递的情书?你知道酒吧里多少Gay对着你窄腰细臀惦记着你跑去喝酒?你知道我他妈找到你的时候你他妈躺在女人大腿上爽的不亦乐乎?”


   “我爽我的这他妈关你什么事?!”红毛气的直接吼出声来,“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惦记着男人的屁股你这个变态!!!”


   “呵”贺天怒极反笑,“你放心我等下会让你浪的荡出水来!”


   “疯子!变态!禽兽不如!你他妈的敢碰我试试!”红毛分不清现在是害怕还是气愤总之现在整个人抖个不行。


   我也不知道哪里会屏蔽的走链接

评论

热度(171)

  1. 暖心萌萌特肉肉肉布拉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