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心萌萌

【贺红】 天使与恶魔

特肉肉肉布拉德:

   我补后续了,你们想看的车!!




   啊、混圌蛋—放开!”恶魔红毛被天使贺天反扣在墙上,脸紧贴着墙面,粗糙的摩擦感使脸颊一阵阵痛,血顺着头颅流下,脑袋一阵眩晕,身体上的疼痛如浪潮般席卷全身,从来没有被打的这么惨过。


   


  “我再问你一次,你对我做了什么?”贺天的手指死死扣着红毛的脖子,仿佛下一秒就要扭断,他的翅膀张开,白色的羽毛上面淅淅沥沥的散在着红色的血迹,贺天的脸上没有了开始的淡定从容,反而有点狰狞,他咬着牙抓起红毛的头往墙上撞去,然后松开手,看着红毛虚弱的从墙上滑倒在地。


 


   红毛觉得自己要被打死了,他堪堪的撑起身体,咽下嘴里的血腥,树了一根中指,“去死吧你!”




   揪着红毛衣领把人掀翻在地,贺天压在红毛身上,两眼冒着火光,双颊开始不正常的潮圌红,他喘着气,提起红毛的头,“想死?”


 


  “呵—”红毛艰难的喘着气,下一秒就打算瞬移,却被人揪着尾巴一起带到了空地。


 


  “你他圌妈—”贺天还坐在红毛身上,红毛剧烈的扭动,却发现反常的天使硕大的炽圌热抵着他的小腹。




   卧圌槽!


   


   我忘了我的血有催圌情的效果啊!


  


   一滴血一粒春圌药啪啪啪到让你欲圌仙圌欲死啊!


  


   红毛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恨自己的血,本来恶魔的血就比较特殊,但是一般都是进入体内才有效果,这小子是什么时候不小心咽下了他的血。




   红毛表情复杂的看着贺天,恶魔的特殊体质让他的身体一点一点的自动复原,他脑袋里几种心思不停的打转,思索着最好的方法逃走。


 


   但红毛忘了他的尾巴还在贺天手上,贺天重重的一拉扯,红毛发出一阵惊喘,终于看到红毛回过神来,贺天面色阴沉,“说话!”


  


   “咳,你、被我的血弄发圌情了…”




   贺天还牢牢拽着红毛的尾巴,他知道他一松手这人就会逃走,他的翅膀收在身后,面阴的要滴出圌水来,“你们恶魔还真是下圌流。”    




   草!明明是我被你打的吐血好吗!鬼知道你怎么会弄上我的血,你完全自作自受好吗!


 


   也许是眼神里的鄙视太赤圌裸裸,贺天眯起来的眼睛积蓄着风暴,红毛被看的有点发虚,“你放开我,我就去帮你找个女人。”




    贺天现在的心思很乱,陌生的情圌欲不要命的上涌,嘴角还有着熟悉的血腥残留,自己是什么时候溅上的完全不得而知,他蹙着眉,额角冒汗,所有的血液都在沸腾,他的大脑沉沉浮浮,握着红毛的尾巴,像是握着欲海里的一片浮木。


    




   天使是什么,天使代表着正义,代表着守护,代表着和平。




   天使不该有欲圌望。




   最终,他喘了一口气,咬着牙,对红毛说,“帮我弄出来!”




   “哈?”


    


   这人是不是禽兽?他们俩谁才是恶魔?


    




   红毛跪在地上,他觉得世界是个重重叠影,开始只是帮贺天用手撸,但是贺天越来越在红毛的故意不得要领的过程中感到大脑充圌血,下圌身爆炸,他大拇指伸进恶魔的唇,声音沙哑,“用嘴。”


 


   红毛当然不肯,露出爪子就要往贺天身上招呼,却被贺天揪着尾巴狠狠往上提,他痛苦的发出呻圌吟,很快天使的阳圌具就在他嘴唇上摩擦,淡淡的腥味让他想吐。


 


   “张嘴!如果你不想你的尾巴断掉的话!”


 


   红毛顺从地张开了嘴,脸上完全是绝望,没有什么比这个还让人屈辱,自己被打趴不说,还要被圌逼圌迫作这种事!


 


   贺天手指插入红毛的口中,摸圌到他的尖牙,磨了几下,“你要是敢用牙齿,我就把你牙齿全拔了。”




   这人绝对是恶魔吧!披着着天使外表的撒旦!




   粗大的肉圌棒直圌挺圌挺的捅入口中,粗圌鲁的动作直接让红毛反射性的涌圌出泪花,他呛咳了一下,反而把贺天含的更深更紧。




   贺天喘着气感受了这个快圌感,他看着可怜兮兮的恶魔,红色的头发在打斗中凌圌乱不堪,被汗水浸圌湿一缕一缕的黏在额头上,双眼垂着不肯看他,像被斗败了的公鸡,他心里评价到,从红毛的口里退出了一点,再一次捅了进去,而我在享受我的战利品。


 


   贺天舒爽到翅膀呼啦的一声打开,拍打着地面,在阳光的照射下,依旧完美的如同教堂里的神像。


 


   红毛嘴唇和口腔发麻,他在心里诅咒了这个天使一万遍,有几根羽毛从他头顶飘落,一定要把他的毛拔光,他愤愤的想。




    “唔…你…”贺天正握着他的尾巴从顶端摸圌到尾端,除了开始的痛觉还带来酥圌酥圌痒意,红毛终于抬眼看贺天,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睫毛上闪着的泪珠和眯成了一条线的金色瞳孔,他身上的毛都要炸起来了,却被嘴里的异物捅的更深,“继续”,贺天命令道。


 


   红毛的尾巴无论怎么闪躲都会被贺天牢牢抓在手里把圌玩,他呜咽着,头上的黑色耳朵不安的摆动,现在他只想嘴里的异物快点释放,卖力的吸吮,可贺天却越发从容,手指在尾巴顶端打转,又接着往上,摸圌到尾骨,贺天突然想做点不好的事情。


    


  来啊让我们荡漾啊




  不要追究我那乱七八糟引用的圣经,不要在意为什么他们啪着啪着就爱上了,因为,做,爱,会上瘾!  而我这个变态的作者,就喜欢他们一啪既合。不想写恋爱过程。

评论

热度(3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