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心萌萌

意外

函封梵淤期:

轰出/胜出一半一半


婚内出轨


后期生子


黑化注意


角色死亡


OK?


(四)


那天和小胜做了很久,晚饭后,出久终于有机会补上那粒药片了。爆豪坐在沙发上一脸奇怪地问他在吃什么,被他用觉得有点冷,吃点感冒预防药为由搪塞过去了,毕竟他已经将药片装进空白塑料瓶了,也不怕被小胜发现。然后爆豪就进卧室拿了床珊瑚绒毯子出来,笨手笨脚地把他裹住,抱着他一起看电视。那晚的TV节目是英雄专访,两人老夫老妻般安静地收看,有时不知怎的看对了眼,交换一个吻。最后……当然是看到床上去了。


之后的日子毫无波澜,长时间的工作,忙里偷闲的休假,虽然劳累,但是很幸福。至少对于爆豪来说是这样。绿谷的话,稍稍注意一下工作名单,避开轰,轻松的小日子也是过得如鱼得水。


不过这两个月来,敌联盟,最近似乎又有些小动作。其实半年前就有疑似敌联盟的残党在活动,只不过他们做的很隐蔽,很难看出是不是残党。最近的活动他们竟然敢明目张胆地打着敌联盟VALLIAN的旗号,想必是背后的靠山又有了倚仗。敌联盟……还真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啊。出久想着,不由地皱了皱眉头。五年前,全世界的英雄强强联手,几乎将敌联盟全灭。当时的雄英三年A班,也就是绿谷的班级,大破死柄木的主基地,绿谷亲手打碎了死柄木的胸腔。A班一战成名,带着最荣耀一届的称号从雄英毕业。话说回来,那时候的欧尔迈特已经入住特级疗养院了,他已经不能再维持英雄的姿态了,只能在超前的医疗手段下吊一口气,将希望托付于新的一代。刚刚毕业的绿谷,尽管肩膀尚不宽阔,也不得不背负起【ONE FOR ALL】的力量勇敢地前进。那一役中,拥有【ALL FOR ONE】能力的幕后操作者并没有露面,也不知他是已经无法战斗了还是在养精蓄锐。总之,绿谷不能大意松懈,不,是人偶,以及所有英雄,都不能疏忽轻视那股高深莫测的黑暗力量。


所以关于近期出现在全国各地疑似敌联盟残党的事件,上面异常重视,五年前的讨伐战,英雄这边的代价很惨烈,这种悲剧,不能再发生第二次了。因此,特地召开了全职英联合会议,暂定在两天后,强制点名了不少英雄必出席。出久翻看那张名单,人偶写在最上面,紧随其下的就是爆杀卿和焦冻。他无奈地叹了口气,他可是费尽心机好不容易才躲了轰君两个月啊。不过……小胜也在的话,轰君也不会做的太过分吧。


他努力地乐观起来,憋出一个苦笑,收起受邀函,三两口吃掉手中的三明治,下午还有工作呢!打起精神来!绿谷给自己打气,元气满满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忽地觉得胃里一阵翻腾。他强忍住不适感,想要压下这种恶心感,可是非但没有好转,腹中反而绞痛起来。出久哆嗦着去厕所吐了一阵,终于好了点。按下按钮将秽物冲走,唉,午饭相当于没吃。晚上做白味增吧,吃清淡一点也许就不会这样了。绿谷没放在心上,转身走了出去。


 


 


 


绿谷一个人到的,走进会议厅的时候,轰已经坐在椅子上了,用审视的目光盯着他进场。绿谷寻找了一会儿空座位,最终挑了个在会议桌的另一边,离得很远的位置。小胜被突发的事件缠住了,连英雄中心的命令都得违抗,应该是遇到了非常棘手的的人。他既担心小胜,又没来由的有点害怕。小胜不在的话……


主持会议的是午夜。虽然时光的流逝让出久这些新生代愈发成熟,不过这位美女老师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啊,还是那么的……火辣?


互换了已发事件的情报之后,众人开始讨论,纷纷表达自己的想法。除了向来冷淡很少发言的焦冻。其实他在高中时期活动的时候,虽然不怎么聊天,但是交流沟通的能力很强的,很容易说到点子上,可惜毕业成为职英之后不知为何比较抵触和人交流,从来只说必要的话,一个字也舍不得多说。不过反常的是,以前的讨论会,人偶或多或少都会说两句,而且句句直击要害,可是今天他似乎不在状态,拧着眉毛孤零零地坐着,不知在思考什么。


“嚯啦,人偶君在想什么?”丽日温柔的声音想响起,轻灵女侠URAVITY(丽日御茶子)对着他露出大大的笑容:“和大家说说吧。”


“啊?”出久被突然的打扰吓了一跳,将自己从繁杂的思绪中清醒过来,正想要站起身来答话,一阵恶心感突然袭击了他。


胃里的酸味瞬间涌上喉头,让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出久捂住自己的嘴,露出抱歉的笑容,转身冲出了会议室,直奔洗手间。


焦冻一下子站起来,想要跟去。刚要迈出步子,烈焰英雄安德瓦立刻用眼神暗示他坐下。焦冻愣了一下,还是跑了出去。不过那一瞬的迟疑,已经让其他人抢先了,丽日和绿动精灵FROPPY(蛙吹梅雨)早已跟了出去,不少前A班的同学都很担心,在位置上坐立难安。毕竟是情同手足的同学,而且是目前第一的英雄人偶,要是身体出了什么状况,于情于事,都很令人担心。


焦冻去晚了被关在门外,只得贴着墙壁候着。里面一阵剧烈地呕吐声,那种程度,简直可以说是撕心裂肺了。创世之女CREATY(八百万百)站在他旁边,额头上冷汗直冒,“人偶不会是中了什么【个性】吧。”


“不会的。人偶很强。”黑暗之神 月咏(常暗踏影)抱臂静静站在一旁。冷静的开口:“这种状况,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得算是好事才对。”


“什么?好事?”八百一脸不可置信,“你脑子坏掉了?”


“不。”闪光英雄(青山优雅)一脸自我膨胀地走出来,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看起来还是一样的欠收拾,“聪明的CTEATY哟,你动动脑筋想想,人偶是拥有孕育能力的。一个健康的强大英雄突然恶心呕吐,怎么会是因为那些他动动手指就能收拾掉的敌人呢?”


“能让英雄呕吐的,只有英雄啊~!”青山的表情怎么说呢……自带闪光特效又非常恶心。


“啊!你是说……爆杀卿!!?三年了,现在终于!!”八百有点震惊又有点兴奋,那两个人的子嗣,会强到何种地步?


常暗认同地点点头。


焦冻突然觉得有点焦躁,换了个姿势站。


闹了这么一出,会议暂时中止了,也正赶上午饭的时间。丽日和蛙吹扶着出久走出来,告诉大家并没有什么大碍。人偶似乎在任务过程中吸入了某种个性气体,某种寄生于消化道的菌类,说着,蛙吹向大家展示手中玻璃瓶里胃液上生长的菌斑。不过似乎没有传染性,两位漂亮的女英雄笑笑,说道,她们会将菌斑提交检查的,也为人偶联系了医生,大家不用担心。


常暗和青山秒被打脸,脸上表情突然有点奇怪。


 


 


 


出久拒接了丽日和蛙吹送他回房的好意,让她们先去吃饭。自己找到署有人偶爆杀卿两个名字的房间,轻颤着躺到了酒店的床上。这次会议三天两夜,他有点担心自己能不能撑下去,如果小胜一直不能来的话。但是小胜如果来了的话,他又要担心其他东西了。无论怎样,他都只能提心吊胆。


他强打起精神,走进房间带的浴厕间,手里拿着一盒东西。那时刚刚日丽悄悄塞进他西装裤的,验孕棒。


 


 


 


焦冻和众人一起到了餐厅,自己默默地盛了点饭和几碟小菜,事实上,他并没有什么胃口。他眯着眼睛,异色的眼眸好像在思索些危险的东西,散发出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


烈焰英雄安德瓦却仿佛没看到焦冻拒绝的气息,自顾自地坐到了儿子身边。他也没打算与他交谈,径自开始品尝他自己的菜肴。


焦冻微微偏头不快地看向他,无论如何,他都不喜欢自己的父亲。


安德瓦装作没看到,抬手夹起一块米饭。在将它送进嘴里的一瞬间,他小声地说:“目测一个半到两个月,你算算是不是你的。”他的语气很笃定。


焦冻面无表情地回过头,他夹菜时有点颤抖的手却出卖了他。


 


 


 


绿谷与轰有染的事,安德瓦早就知道了。


不过他并不打算阻止。第一,他很满意绿谷,那个十五岁就敢直面他的施压的勇敢少年,来做他的儿媳;第二,他知道爆豪的强奸事件;第三,他很期待一个能超过他最高杰作的下一个最高杰作。绿谷和焦冻,都是前途无量的最强新生代,他们的子嗣,会强到何种地步呢?安德瓦想想就觉得心脏在激动的颤抖。


而且,如果焦冻真正喜欢的话,放手去做就行了。毕竟,他这个做父亲的,无论如何,也会在他离经叛道之时成为他最坚实的后盾,轰家,也不是随便让人搓扁捏圆的。爆杀卿吗?就算再怎么让敌人闻风丧胆,也不会让他——烈焰英雄安德瓦感到一丝一毫恐惧。


焦冻如此珍爱的话,就去抢回来吧。用什么手段也无所谓。


安德瓦很快就吃完了,他笑着站起身,身上的火焰仿佛是在欢呼舞蹈,稳步走出了餐厅。


 


 


 


焦冻再也无心用餐,把筷子拍到一边。也站了起来。虽然他早就有所察觉,却不能确认,原来父亲真的已经知道他和出久的事了。他皱紧眉头,而且,如果安德瓦没说错的话,算起来……确实是他的。



评论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