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心萌萌

哗,砰,嗖 (待授权翻译)

5-11:

*木兔和赤苇各自为影山和日向单亲父亲的AU


原文地址:gwah, bam and swoosh


作者:dalyeau


Summary:


当木兔见到影山,他所想到的第一件事是:没有任何一个五岁的孩子应该会那样皱眉。


——或者那么高。


然后他意识到:操,影山的爹简直太辣了。








木兔并不知道他在打开翔阳的书包时将会看到什么,但他绝对没想到那会是一张整齐叠好的便条,上面写着:我很抱歉我的儿子推了你的孩子,我和他谈过了,这种事不会再发生。




五分钟后,当翔阳骄傲地给木兔展示自己膝盖一侧的淤青时,他理解了这张纸条的含义。




“又是那个叫影山的男孩?”




“他是个讨厌鬼,”翔阳严肃地告诉他。“他总是看上去很生气。”




“对他友善点。”木兔说,揉了揉翔阳的头发。




“我在!我一直邀请他和我玩,但他不想。”翔阳垂下头,露出难过的神情。木兔对此能感同身受,因为他记得当他还是个孩子时,他也曾迫切地希望别人喜欢自己。




“也许他只是因为不喜欢他的午餐才难过。”木兔卷起袖子,拿起平底锅和一把刀。“我会给你多做一点,这样你就可以带去分享给他。没人吃了我的咖喱以后还能做一个讨厌鬼。”




翔阳的眼睛中闪现出光芒。“你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




木兔同意。












两天后,翔阳拿着原封不动的午餐盒回家,木兔皱起了眉头。




“你没吃你的饭。”他担忧地问。




“影山和我分享了他的午餐!我不认为他想这么做,但是他的爸爸做了很多,并告诉他要分我点。他还给了我这个。”




这张字条上的字迹和上一张一样。这次写着:谢谢你将午餐分给我的孩子。我想只有这么做才公平。




“你喜欢吗? ”木兔问。




翔阳重重点头。




第二天他让他的儿子带上一张字条交给影山,以让他转交给他的父亲:谢谢你的午餐,介意分享一下菜谱吗?


翔阳挂着大大的笑容收拾书包,很高兴他的爸爸给多他一个理由去和那个木兔怀疑是自己儿子初恋的男孩说话。












菜谱被翔阳带了回来,而木兔发现他和这个陌生人已经不知不觉达成了协议轮流为他们的孩子做饭。今天是木兔,第二天就会是影山的父亲。这个主意很实际,并且操作起来简单可行,尽管他仍然总是会给翔阳带一点吃的以防万一。




“他现在会和我玩了。”翔阳告诉他。“但他总是说我玩得很差。为什么他这么坏?”




“告诉他他也玩得很差。”木兔建议。




“但是他没有!”翔阳大力挥动他的手臂,显然认为自己正展现对他同学的动作的完美模仿。“他玩得非常好,爸爸。我们昨天一起打排球,而他就和那些电视上的选手一样,全部都是哗!砰!嗖——!”他垂下手臂,沮丧地发出咕哝。“我讨厌他。我讨厌影山。”














木兔在训练中途收到了学校的来电。他按捺下汗流浃背的焦躁,听完了那个秘书的请求,让他来学校接他的儿子,并与影山飞雄的父亲讨论如何赔偿他们的孩子打排球时砸坏的昂贵窗户。




“我可没义务摊上这烂事。”木兔嘟囔着,但鉴于他是一名父亲,从某种意义上这正是他的责任。












当木兔见到影山,他所想到的第一件事是:没有任何一个五岁的孩子应该会那样皱眉。




——或者那么高。




然后他意识到:操,影山的爹简直太辣了。




那人正在签一张支付窗户一半赔偿的支票,他的侧脸全部由尖锐的线条组成,笔挺的鼻子,还有精致的下巴。他将一些头发捋开,木兔对着那场景重重吞咽一口口水。距离他上一次这样对什么人一见钟情已经有好几年,而这让他感到自己就像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毛头小子。




他希望自己懂得更多。具体而言,他希望自己对赤苇京治了解更多。




他的袖口被扯了扯。




“日向说你是个排球运动员。”




“我是。”木兔对飞雄说,看向男孩兴奋的脸庞,还有,他真的这么小就能看上去这么严肃?木兔不太确定他是在和影山交流还是马上就要被谋杀了。“我听说你也喜欢打排球。”不然他就不会在这里支付一个比在东京住一周还贵的窗户。




“我是个二传手。”影山严肃地说。“我会成为最好的。”




他说那句话的语调听起来就像是在说:如果你在我成为职业选手时还在打排球的话,我会把你也打趴下,先生。




木兔眨了眨眼。“二传手挺酷的。”他平常地说。




而显然,这已经足够让影山的眼睛睁大闪出激动的光芒,张大嘴激动地点头。




“他们当然是!你也是个二传吗?”




“我是主攻手,但如果没有我的二传我就无法得分。他们是队伍的核心。”




影山瞥向翔阳,后者正从木兔的腿后面偷看影山。




“你的爸爸太酷了。”他气鼓鼓地嘟囔,抱着排球大步走去他的父亲那边。












木兔花了之后的几周时间思考他要怎样才能该死的联系上赤苇京治,并且讲清楚他并不是想要讨论他们儿子之间诡异的友情,而是想邀请他出去约会。这有点难,鉴于他对于赤苇全部的了解只有对方是如此完美,已经不和他儿子的母亲在一起,还有他是个兼职厨师。




“爸。”翔阳戳了戳他的肚子。“什么是一见钟情?铁叔叔说那就是现在的你。”




“我的天,别那样叫他,”木兔嘟囔,掏出手机开始给黑尾编辑短信让他离自己的儿子远点。




“什么是一见钟情?”翔阳坚持道。




“哦,呃。”木兔挠了挠他的脖子,感到那里有点发烫。“我猜这是——当你想——你知道,当你觉得一些人看上去特别棒,然后你愿意和他们花很多时间待在一起?大概就是这样的。”




翔阳朝着空气得意地挥拳。“酷毙了!那我也在一见钟情。”












当木兔去学校接翔阳时,他并没有对影山飞快地出现并牢牢抓住他的夹克这件事感到特别惊讶。




“我想知道更多关于排球的事。”那个男孩要求。




这从某种意义上来看有点可爱,而且木兔喜欢被关注的感觉。于是他挺起胸膛回答道:“当然!我周末会指导翔阳,如果你爸同意的话你可以加入我们。”




“他也喜欢排球。”影山补充,天真无邪地睁大眼睛。“他能一起来吗?他也是个二传手,就和我一样。我和日向可以和你们二对二。”




紧挨着他,翔阳已经兴奋过了头,显然对于影山愿意和他在同一个队这件事感到惊讶和喜悦。鉴于每次影山拒绝和他一起打球时翔阳都会大声抱怨对方是个多么愚蠢糟糕的人,木兔知道这对他而言有多重要。




“这可能会有点不公平。”




“我会赢的。”影山飞雄向他保证。在那一刻木兔忘记了他是个三十三岁的职业排球选手,而是相信这个孩子真的会说到做到。












木兔光太郎对赤苇京治的信息更新:他有漂亮的腿,胳膊,还有他的托球会是木兔在高中时想要的所有东西。


他们纵容孩子们和他们对打了十分钟,直到影山承认也许他的确需要更多练习(并告诉翔阳他打得烂极了)。他们重新分配队伍,这次是飞雄和木兔对赤苇和翔阳。




赤苇非常体贴,他给翔阳的所有托球都能让他轻松打到,而木兔用脸接到了他儿子的扣球,只因为他被赤苇撩起衣服擦汗时露出的肌肉所吸引。影山气极了,告诉他他比日向打得还差,木兔原本没想到影山的话会使他这么受伤,但他想他理解了自己儿子对影山的形容,他就像一个住在孩子身体里的暴躁老人。




“友好点,飞雄。”赤苇在网的另一侧说。




比赛结束后(木兔和影山以极大的优势获胜),赤苇走向他递给他一瓶水。木兔迫切地打开,一口气喝下试图给自己争取一点时间夺回理智,避免对站在他面前的赤苇脱口而出:你是个成年人,你怎么能这么好看?




“谢谢你容忍飞雄,我知道他不是最好相处的那类小孩。”




“他很喜欢排球。”木兔说,思考着他可以从赤苇和影山的黑发,他们眉毛的外形,还有他们柔和的脸部轮廓看出他们的血缘。他转头看向正吐着舌头拉扯影山头发的日向。“他将来会很优秀的。”




“他会。”赤苇回答,语气中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的骄傲,而木兔已经被他嘴角的笑容夺去了最后一点神智。












另外一项木兔对赤苇京治的信息更新:他的电话号码。




fin




原作者Notes:当你知道你的初恋要成为你的继兄时的尴尬一刻(我很抱歉日向)


我保留了他们原本的名字,因为像是赤苇飞雄或者木兔翔阳听起来是在太奇怪了,我对此非常抱歉…








译者Notes:授权等待中,之后会补上!


这篇太可爱了(但我的翻译让它失去了很多色彩:( )在儿童节翻译过来分享,单身爸爸AU是世界的宝藏,如果可以的话,直接阅读原文一定会更有趣!



评论

热度(185)

  1. 暖心萌萌5-11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