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心萌萌

【贺顶红】落地窗(r18,原作系列)

渣既程x:

真的是好好好好久不见了,老司机复健,食用愉快。


前四班车和其余贺红短篇指路我lof主页,没看过的快去看啦!


--------------------


                             落地窗


“多谢款待!那我们走咯!”


本来宽敞的玄关因为站了四个人而显得拥挤,吃饱喝足的见一拽着展正希的手臂,一脸灿烂地跟贺天告别。


红毛抱着臂靠在墙边,却丝毫没有换鞋离开的意思。红毛本以为见一这傻货会像平常一样缺根筋,自己就能隐形人一般顺理成章留下来,却没想到这家伙突然敏锐了起来。


“哎?红毛不走吗?”见一眯了眯眼,转身看向贺天,努着嘴八卦道:“难道又想做什么羞羞的事?”


红毛身体一顿,脑子里立刻飘过在学校草坪被炸贱二人瞧了屁股的囧事,暗骂一声操,顶着贺天充满戏谑的眼神,眼观鼻鼻观心,扭捏着回了句,“我……我再留一会儿。”


“咦?你们……”


“少说两句!”


见一还想再说,结果前面被展正希拉着,后面被贺天踹了一脚,就这么转眼间滚了出去。


红毛着实松了口气,如果见一再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话,他还真不知道怎么应付。其实留下来也没别的,只是突然想到贺天那草草包扎上的伤口,红毛怎么都过不去自己这关。耷拉着脑袋,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红毛刚想抬腿回到客厅,突然被人两脚离地抱着转身压到了门上。


“喂!老流氓放我下来!”红毛挣扎着想够到地面,奈何就是差了一点,他惦记着贺天手上的伤,不自觉就放松了抵抗的力道。妈的,你要不是为了我受的伤,老子揍死你啊!


贺天挑起嘴角,仔仔细细用眼神描摹着红毛的眉眼,怎么看怎么喜欢,抱着这人也不觉得沉,他轻笑一声,“偷偷摸摸留下来想干什么?”


“谁偷偷摸摸了?”红毛别开眼,不敢正视贺天露||骨的目光,嘟嘟囔囔道,“我作业没抄完呢。”


“那你没得抄了,见一拿走了。”贺天嗤笑道,手掌下是红毛隔着一层布料温暖的皮肤,贺天只消动动手指,不怕这人不说实话。


“哇靠这个小人!”红毛脱口骂了句,暗道见一不够意思,楞了会才察觉到贺老流氓的动作。空气随着被掀开的衣摆钻了进去,红毛打了个颤,过往肌肤相亲后的记忆排着队从脑海里跑过,他猛地推开贺天落了地,他只想换药,可没想着贡献自己。


“你说话就说话,别动手动脚的!”


贺天顺势撒开手,跟着红毛往客厅去,他简直太喜欢红毛这个被操过了还青涩的像大姑娘似的调调了。红毛留下来干嘛他也知道,无非是觉得内疚,为自己帮了他感到不好意思,想用蹩脚的方法补偿些什么。其实根本不需要,自己的媳妇自己不护着,他贺天也算白忙活了。当然这话不能让红毛知道,否则又要炸毛。


“老流氓,你家药箱在哪?”红毛转了一圈没找着东西,只好直接开口问,反正换了药自己就走,两不相欠正好,省得再把这老||淫||魔招起来,还不是他的屁股遭殃。


“电视下面第三个抽屉。”贺天仿佛这时候才想起来手上的伤,下午和蛇立缠斗的一幕幕还挺惊险,被生锈的铁钉硬生生划烂手掌的滋味真不好受,可如果他不用手挡,估计今晚就吃不到红毛做的菜了。刚才抱红毛又让纱布渗了血,刺痛从掌心传来,贺天却好似完全不在意,想到蛇立,他皱了皱眉。


“坐好,给你换药。”红毛拿了药箱过来,一点都不温柔地拽过贺天那只残手。嘁,他是不是该庆幸自己这种小混混经常干架,这时候才能轻车熟路的帮贺天换药。


纱布被一点一点揭开,混着细小铁锈的血水从掌缝冒出。红毛本以为没那么重,看见溃烂外翻的血肉时,才惊得死死攥紧了贺天的手腕。“你这个傻逼……不消毒就跑去找我,你想感染吗?”


贺天动了动手指,红毛一脸紧张的反应让他有些惊讶,他之前也干过架,伤了疼了可没人抓着他的手腕骂他傻逼。这种感觉怎么说呢,像是突然找到了传说中的那个人,一边骂你一边把你抱在怀里。贺天觉得自己想的挺矫情,挺幼稚,可他知道自己想的对。就是这个人没错了。


贺天在跑神,红毛也没全神贯注,小心翼翼地用酒精消毒止血,先勉强用常用的外伤药裹好了。红毛在犹豫是去一趟医院还是自己凑合包上。看着那道狭长的伤口被纱布重新缠好,红毛不知不觉动作就慢了下来。


这两天的事情发生得太快,快到红毛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结束了。蛇立是红毛之前认识的人,也是混混,虽说被这人阴了一把,可就算这样,后果也是红毛自己应该抗下的。这场交易除了对他不利,对别人根本没有影响,跟贺天他们……更没有什么关系。


红毛自己一个人混久了,就觉得应该是这样。他本该跟人干架一身青紫,黑夜里躲进小巷,和垃圾桶里的老鼠作伴。他本该被人下套百口莫辩,含恨退学遭众人嘲讽,真相随着一纸退学通知随风飘散。红毛一直都以为是这样的,他以为朋友兄弟的关心在乎、出手相助什么的,永远不会出现在他这种人的身边。


可是贺天也好,见一展正希也好,他们就这么做了。自己不是一个人,身边还站着他们的事实,红毛说不感动是假的,他不是没心没肺。可他说不出谢谢,只能别扭地接受他们的好意。红毛真的没想到,莫名其妙的不打不相识,也会结出这样的善果。哦,除了把自己搭进去了这一点也很让人想不到。


红毛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想东想西,一会儿觉得还是应该谢谢炸贱,一会儿又愁如何应付贺天,这人肯定不会就这么算了,指不定要怎么折腾他。红毛脸上的表情变来变去,根本没瞧见旁边贺天用眼神从头到尾已经把他舔了几遍,忍不住剥皮剔骨了。


红毛很少在贺天面前露出这么乖巧的模样,红发软趴趴地贴在额头,根本不像最初剑拔弩张的坚硬,低头垂着眼皮,沉默地给纱布打结。红毛清瘦的腰肢裹在单薄的T恤里,宽大的领口歪到一边,白嫩的脖颈大喇喇地展示在贺天面前。


灵巧地打了个结,红毛抬起头才发现贺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凑到他脸前了,他猛地往后一窜,躲过了贺天的吻。


“喂喂喂,你除了这个脑子里就没装别的了吗?”


贺天对红毛的躲避很是不满,却又很欢喜红毛对做那档子事不再排斥,他难得好脾气地纠正道:“是看见你脑子里就只剩这个了。”


“你走开啊,我要写作业。”红毛拽着自己的练习册,两步从沙发这头窜到那头,端端正正地摆了开来,周身闪着的光芒和展正希那时一毛一样。


贺天可不相信红毛什么时候这么爱学习了,他懒洋洋地紧贴着人家坐下,脑袋搁到颈窝,左手还揽着红毛细腰,好整以暇地看红毛能坚持几道题。


戳链接吃肉


----------------


友情提示之前没看过前四篇的,不要连着吃哦,怕消化不良【。

评论

热度(464)

  1. 暖心萌萌渣既程x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