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心萌萌

【贺顶红】捏胸之后

渣既程x:

我真是见缝插针的好能手啊!


昨天的更新让我狼血沸腾!


原作系列肉第一弹贺天家:戳我


第二弹捏蛋之后,学校草坪:戳我


---------------------


                               偶遇的后果


被冰凉的指尖碰到嘴唇,重重地按|压和摩|擦,红毛颤抖着身体,诡异地出了一背的白毛汗,抵着墙壁,抬头盯着眼前明显不在状态的人,红毛半句话都不敢多说。


这个贺天和以往好不一样,眼神都变||态了,妈的谁刺激这神经病了,他憋的气难道要我来受吗?!红毛在心底跳脚,然而面上是不停地冒着冷汗,大气也不敢出,他并不想承受这莫名其妙的迁怒。


便利袋孤零零地躺在地上,几袋小零食散落在外,旁边站着的两人却没有要去捡起来的意思。


 


“我会用钢丝…一针一针缝住你的嘴…”贺天不带丝毫温度的语气似乎能将人冻伤,拇指划过红毛紧闭的薄唇,意外地感觉到和这人刺猬似的外表截而不同的柔软,不自觉地放缓了声调,却不知道这更让人不寒而栗:“懂吗?”


红毛被吓得两股战战,实在是贺天这人太过可怕,时不时就想出些招数来折磨他,明明他今天只是路过,却要被逮到这里受教训。红毛强撑着勇气,抬手抓住贺天的手腕,偏头躲开贺天钳住他下颌的手指,一脸僵硬地开口:“嗯…知道了…我才懒得跟别人说…”


 


也许是红毛直冒冷汗,低眉顺目的样子吓到了贺天,手上的力道竟奇迹般地软了几分,贺天探究的目光扫过眼前人的眉眼,在这人眼里他是有多凶神恶煞,竟然吓到他浑身发抖……


“再…再说了…”红毛结结巴巴地解释着,“谁鸡||巴听清你们在讲什么…”他眼角低垂,眼神瑟缩地望着地面,根本不想面对贺天恶狼一般的眼睛,所以也就不知道贺天早他妈跑神了。


 


被自己扯开的领口偏向一旁,露出少年人精致的锁骨,贺天控制不住地目光向下,赤||裸||裸地审视着那一小片皮肤,双手顺着衣料的纹路缓缓下移,耳边似乎能听到红毛在小声说话,然而贺天的脑袋随着那一片蜜色肌肤的暴露而彻底放空了。


 


手掌下隔着一层布料的是红毛单薄却结实的胸肌,少年的胸膛还不甚宽厚,但已经初具雏形,每一根手指所接触到的都是温热且有弹性的肌肉,右手甚至能感受到红毛胸腔里紧张跳动着的心脏,扑通扑通的,比自己稍快的频率。贺天没有意识到自己心中所想,红毛这个在外头张牙舞爪的刺猬,只有到自己手里才会颤抖吧,只有自己才是能让他低头的人。


 


红毛久久听不到回应,抬起头不明所以地瞪着贺天,瞧着贺天一脸认真地看着自己胸部的模样,红毛自己也僵住了,出了一身鸡皮疙瘩。


贺天是不知道红毛的反应的,他只是细细抚摸,像是在研究没见过的稀罕玩意般,掌心似乎能感觉到有什么软肉在一点一点变硬。贺天用一种自己都没发觉的怔楞的眼神望着双手,仿佛要好好享受那手感,毫无意识地捏了两下,直到感觉两颗肉粒硬邦邦地抵在手心。


 


“…………”胸前异样的感觉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说服自己忽略过去的,红毛慢慢低下头,黑着脸瞪着在自己胸前作乱的爪子,心里一阵卧槽,又不是女人的胸有什么好捏来捏去的啊!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啊不对,果然是执着于性||骚||扰的老变||态!这个虚伪又阴险的小人!


 


原本想要帅气地挣脱老||变||态的束缚,顺便给他来个扫堂腿什么的,可是胸前酥酥麻麻的感觉却严重阻碍了红毛的动作,他完全控制不住颤抖的身体,额角的汗珠划过眉梢,沾湿了睫毛。为什么每次他都要承受来自贺天的捉弄啊?为什么每次这人都一脸游刃有余,自己却要被他耍得团团转?这他妈都捏到自己胸上来了?这能忍吗?


 


“卧槽你个死||变||态!!!滚开!!!”红毛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的瞬间跳了起来,疯一般地朝贺天拳打脚踢过去,心里的恐惧被愤怒压制,满脑子都是老子绝对要把这家伙揍到妈都认不出来!


“…………”这次轮到贺天沉默了,虽然他也不是很清楚自己捏红毛的胸捏到失神是怎么个情况。狼狈地按住红毛不停扑腾的胳膊腿儿,贺天尴尬地笑笑:“不好意思,有点走神…”


 


“???”尽管现在是被人锁在怀里的姿势,红毛依旧固执地拱来拱去,嘴唇在混乱中擦过贺天的侧颈,红毛没注意到这人一瞬间的僵硬,更加大力地乱动起来,“我||操||你大爷!妈的你就是故意的!”或许红毛自己都没意识到,他和贺天的肢体接触是越来越自然了,而且居然也没人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


 


“别乱动”明明因为大哥回来了,心情沉重的贺天怎么都弄不明白,为什么红毛能轻易转移自己的注意力,甚至撩拨起他压抑许久的欲||望。贺天抓着红毛后脑刺短的头发,凑到这人耳朵边,阴森森道:“你想在这被||操吗?”


 


“……卧槽啊”红毛默默放下了想踹贺天的腿,别别扭扭地站直了身体,就等贺天放开他然后趁机踹一脚跑路,没想到贺天丝毫没有松开他的意思,反而越贴他越近,越挨他越紧。红毛太阳穴突突地跳着,不爽得很,“你他妈松开!抱着个男人你不嫌恶心我还嫌热呢!”


 


贺天右手捧着红毛后脑,拇指磨蹭着耳后敏||感的皮肤,不时揉||按两下耳垂,明明是调||情的动作,却让红毛一阵恶寒。


“我真的想||操||你了。”贺天话里有些犹豫,带着一丝无奈,似乎是不确定怀里这人竟能影响自己至此。贺天没理会红毛那对他来说不值一提的挣扎,环视周围,寻找着能让他干一炮的场所。这么说吧,他想||操||这个人,就一定要现在就操||到。


 


“哈哈哈没想到你长得丑,想得还挺美啊!”贺天的变||态个性红毛已经亲身体验过很多次了,他知道这人说到就会做到。红毛自暴自弃地想自己现在好像很危险,胡乱挣动着却又逃不脱贺天的禁锢,只能干笑着睁眼说瞎话。


贺天根本不接这话茬,把人夹在胳肢窝下大步朝刚才物色好的一条小巷走去,留下便利袋被抛弃在原地,无人问津。


 


“妈的你来真的啊!”红毛乱七八糟挥动着胳膊的后果就是“啪!”的一声脆响,一巴掌扇在了贺天白嫩的脸皮上,脸都给打歪了。


 


吃肉戳连接啦食用愉快


----------------


每次心凉的时候给我来这么一下,


我就乖乖滚回来了:)

评论

热度(320)

  1. 夜駅渣既程x 转载了此文字
  2. 暖心萌萌渣既程x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