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心萌萌

二次元精选:

啊码:

近期!

P1是【木陰-いろのみ】这首纯音的印象图。这首听着太抑郁了,一看网易云的评论更悲伤……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评论

&这张打算当做CP21的无料明信片,领取方式是回答轰出相关的问题!如果是真的轰出粉肯定能答上来的【为了防止无料倒卖所以提问题】

P2轰猫吸久。久你退群吧,我们都是吸猫,你是被猫吸!

久:我养个猫到底是为了什么??

P3给少女《suger方糖》的G图,迷彩,玩过绝地求生的可以猜猜他们背着和拿着的是什么枪w

P4九月底画的明信片

哇画了一个月的正常比例,Q版画手啊码已经不复存在了!

二次元精选:

阝可氵仓:

“Trick or Treat!!!”🎃🎃🎃Happy Halloween!!!!👻👻
幼轰呆呆的被出久拉着可以说是非常可爱了!!
大家万圣节快乐❤

二次元精选:

Pooh:

轰哥带娃最为致命 妄想从儿子身上看到老婆小时候的样子

不存在的不存在的

伊猫猫:

前阵子和夫君@人间客 聊来的轰出更衣室小段子,偷看暗恋对象换衣服什么的( ͡° ͜ʖ ͡°)

意外

函封梵淤期:

轰出/胜出一半一半


婚内出轨


后期生子


黑化注意


角色死亡


OK?


(四)


那天和小胜做了很久,晚饭后,出久终于有机会补上那粒药片了。爆豪坐在沙发上一脸奇怪地问他在吃什么,被他用觉得有点冷,吃点感冒预防药为由搪塞过去了,毕竟他已经将药片装进空白塑料瓶了,也不怕被小胜发现。然后爆豪就进卧室拿了床珊瑚绒毯子出来,笨手笨脚地把他裹住,抱着他一起看电视。那晚的TV节目是英雄专访,两人老夫老妻般安静地收看,有时不知怎的看对了眼,交换一个吻。最后……当然是看到床上去了。


之后的日子毫无波澜,长时间的工作,忙里偷闲的休假,虽然劳累,但是很幸福。至少对于爆豪来说是这样。绿谷的话,稍稍注意一下工作名单,避开轰,轻松的小日子也是过得如鱼得水。


不过这两个月来,敌联盟,最近似乎又有些小动作。其实半年前就有疑似敌联盟的残党在活动,只不过他们做的很隐蔽,很难看出是不是残党。最近的活动他们竟然敢明目张胆地打着敌联盟VALLIAN的旗号,想必是背后的靠山又有了倚仗。敌联盟……还真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啊。出久想着,不由地皱了皱眉头。五年前,全世界的英雄强强联手,几乎将敌联盟全灭。当时的雄英三年A班,也就是绿谷的班级,大破死柄木的主基地,绿谷亲手打碎了死柄木的胸腔。A班一战成名,带着最荣耀一届的称号从雄英毕业。话说回来,那时候的欧尔迈特已经入住特级疗养院了,他已经不能再维持英雄的姿态了,只能在超前的医疗手段下吊一口气,将希望托付于新的一代。刚刚毕业的绿谷,尽管肩膀尚不宽阔,也不得不背负起【ONE FOR ALL】的力量勇敢地前进。那一役中,拥有【ALL FOR ONE】能力的幕后操作者并没有露面,也不知他是已经无法战斗了还是在养精蓄锐。总之,绿谷不能大意松懈,不,是人偶,以及所有英雄,都不能疏忽轻视那股高深莫测的黑暗力量。


所以关于近期出现在全国各地疑似敌联盟残党的事件,上面异常重视,五年前的讨伐战,英雄这边的代价很惨烈,这种悲剧,不能再发生第二次了。因此,特地召开了全职英联合会议,暂定在两天后,强制点名了不少英雄必出席。出久翻看那张名单,人偶写在最上面,紧随其下的就是爆杀卿和焦冻。他无奈地叹了口气,他可是费尽心机好不容易才躲了轰君两个月啊。不过……小胜也在的话,轰君也不会做的太过分吧。


他努力地乐观起来,憋出一个苦笑,收起受邀函,三两口吃掉手中的三明治,下午还有工作呢!打起精神来!绿谷给自己打气,元气满满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忽地觉得胃里一阵翻腾。他强忍住不适感,想要压下这种恶心感,可是非但没有好转,腹中反而绞痛起来。出久哆嗦着去厕所吐了一阵,终于好了点。按下按钮将秽物冲走,唉,午饭相当于没吃。晚上做白味增吧,吃清淡一点也许就不会这样了。绿谷没放在心上,转身走了出去。


 


 


 


绿谷一个人到的,走进会议厅的时候,轰已经坐在椅子上了,用审视的目光盯着他进场。绿谷寻找了一会儿空座位,最终挑了个在会议桌的另一边,离得很远的位置。小胜被突发的事件缠住了,连英雄中心的命令都得违抗,应该是遇到了非常棘手的的人。他既担心小胜,又没来由的有点害怕。小胜不在的话……


主持会议的是午夜。虽然时光的流逝让出久这些新生代愈发成熟,不过这位美女老师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啊,还是那么的……火辣?


互换了已发事件的情报之后,众人开始讨论,纷纷表达自己的想法。除了向来冷淡很少发言的焦冻。其实他在高中时期活动的时候,虽然不怎么聊天,但是交流沟通的能力很强的,很容易说到点子上,可惜毕业成为职英之后不知为何比较抵触和人交流,从来只说必要的话,一个字也舍不得多说。不过反常的是,以前的讨论会,人偶或多或少都会说两句,而且句句直击要害,可是今天他似乎不在状态,拧着眉毛孤零零地坐着,不知在思考什么。


“嚯啦,人偶君在想什么?”丽日温柔的声音想响起,轻灵女侠URAVITY(丽日御茶子)对着他露出大大的笑容:“和大家说说吧。”


“啊?”出久被突然的打扰吓了一跳,将自己从繁杂的思绪中清醒过来,正想要站起身来答话,一阵恶心感突然袭击了他。


胃里的酸味瞬间涌上喉头,让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出久捂住自己的嘴,露出抱歉的笑容,转身冲出了会议室,直奔洗手间。


焦冻一下子站起来,想要跟去。刚要迈出步子,烈焰英雄安德瓦立刻用眼神暗示他坐下。焦冻愣了一下,还是跑了出去。不过那一瞬的迟疑,已经让其他人抢先了,丽日和绿动精灵FROPPY(蛙吹梅雨)早已跟了出去,不少前A班的同学都很担心,在位置上坐立难安。毕竟是情同手足的同学,而且是目前第一的英雄人偶,要是身体出了什么状况,于情于事,都很令人担心。


焦冻去晚了被关在门外,只得贴着墙壁候着。里面一阵剧烈地呕吐声,那种程度,简直可以说是撕心裂肺了。创世之女CREATY(八百万百)站在他旁边,额头上冷汗直冒,“人偶不会是中了什么【个性】吧。”


“不会的。人偶很强。”黑暗之神 月咏(常暗踏影)抱臂静静站在一旁。冷静的开口:“这种状况,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得算是好事才对。”


“什么?好事?”八百一脸不可置信,“你脑子坏掉了?”


“不。”闪光英雄(青山优雅)一脸自我膨胀地走出来,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看起来还是一样的欠收拾,“聪明的CTEATY哟,你动动脑筋想想,人偶是拥有孕育能力的。一个健康的强大英雄突然恶心呕吐,怎么会是因为那些他动动手指就能收拾掉的敌人呢?”


“能让英雄呕吐的,只有英雄啊~!”青山的表情怎么说呢……自带闪光特效又非常恶心。


“啊!你是说……爆杀卿!!?三年了,现在终于!!”八百有点震惊又有点兴奋,那两个人的子嗣,会强到何种地步?


常暗认同地点点头。


焦冻突然觉得有点焦躁,换了个姿势站。


闹了这么一出,会议暂时中止了,也正赶上午饭的时间。丽日和蛙吹扶着出久走出来,告诉大家并没有什么大碍。人偶似乎在任务过程中吸入了某种个性气体,某种寄生于消化道的菌类,说着,蛙吹向大家展示手中玻璃瓶里胃液上生长的菌斑。不过似乎没有传染性,两位漂亮的女英雄笑笑,说道,她们会将菌斑提交检查的,也为人偶联系了医生,大家不用担心。


常暗和青山秒被打脸,脸上表情突然有点奇怪。


 


 


 


出久拒接了丽日和蛙吹送他回房的好意,让她们先去吃饭。自己找到署有人偶爆杀卿两个名字的房间,轻颤着躺到了酒店的床上。这次会议三天两夜,他有点担心自己能不能撑下去,如果小胜一直不能来的话。但是小胜如果来了的话,他又要担心其他东西了。无论怎样,他都只能提心吊胆。


他强打起精神,走进房间带的浴厕间,手里拿着一盒东西。那时刚刚日丽悄悄塞进他西装裤的,验孕棒。


 


 


 


焦冻和众人一起到了餐厅,自己默默地盛了点饭和几碟小菜,事实上,他并没有什么胃口。他眯着眼睛,异色的眼眸好像在思索些危险的东西,散发出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


烈焰英雄安德瓦却仿佛没看到焦冻拒绝的气息,自顾自地坐到了儿子身边。他也没打算与他交谈,径自开始品尝他自己的菜肴。


焦冻微微偏头不快地看向他,无论如何,他都不喜欢自己的父亲。


安德瓦装作没看到,抬手夹起一块米饭。在将它送进嘴里的一瞬间,他小声地说:“目测一个半到两个月,你算算是不是你的。”他的语气很笃定。


焦冻面无表情地回过头,他夹菜时有点颤抖的手却出卖了他。


 


 


 


绿谷与轰有染的事,安德瓦早就知道了。


不过他并不打算阻止。第一,他很满意绿谷,那个十五岁就敢直面他的施压的勇敢少年,来做他的儿媳;第二,他知道爆豪的强奸事件;第三,他很期待一个能超过他最高杰作的下一个最高杰作。绿谷和焦冻,都是前途无量的最强新生代,他们的子嗣,会强到何种地步呢?安德瓦想想就觉得心脏在激动的颤抖。


而且,如果焦冻真正喜欢的话,放手去做就行了。毕竟,他这个做父亲的,无论如何,也会在他离经叛道之时成为他最坚实的后盾,轰家,也不是随便让人搓扁捏圆的。爆杀卿吗?就算再怎么让敌人闻风丧胆,也不会让他——烈焰英雄安德瓦感到一丝一毫恐惧。


焦冻如此珍爱的话,就去抢回来吧。用什么手段也无所谓。


安德瓦很快就吃完了,他笑着站起身,身上的火焰仿佛是在欢呼舞蹈,稳步走出了餐厅。


 


 


 


焦冻再也无心用餐,把筷子拍到一边。也站了起来。虽然他早就有所察觉,却不能确认,原来父亲真的已经知道他和出久的事了。他皱紧眉头,而且,如果安德瓦没说错的话,算起来……确实是他的。



函封梵淤期:

实在抱歉,这一篇明明如此纯洁却惨遭和谐。因此不得不用放图的形式了,图片看起来应该有点废眼,请菇凉们见谅!抱歉抱歉!

意外

函封梵淤期:

轰出/胜出一半一半


婚内出轨


后期生子


黑化注意


角色死亡


OK?



(二)


大部分的人类,在这个时代里都拥有名为“个性”的力量,强大的、或者不太强的,实用的、或者无用的,泛用的、或者局限的。但是,无论你拥有哪样的个性,不管你是否因其受利又或受害,你都无需担心。因为,这个世界,有英雄啊!


现世界第一的英雄——人偶,师从前第一英雄欧尔迈特,拥有强大个性的同时还有无比冷静的头脑,不管是何种的敌人都能战胜。而且,人偶具有孕育的能力。自个性出现以来,科普调查后发现少数男性也同大多数女性一样具备了孕育的能力,少数女性也拥有了播种的能力。三年前公开的一部分英雄资料明确地说明了,人偶具有孕育的能力。与这个重磅消息一起爆出的更加劲爆的消息是——人偶要和当时位列第三目前位列第二的超级英雄爆杀卿结合!两人的婚礼无比隆重,数不清的职英和媒体,那场面简直堪比雄英学园祭!几乎是全世界的人们,或亲眼或在TV中,一起见证了这两个超级英雄的婚礼!人偶和爆杀卿的后代会是如何?真是让人难以想象!


不过,三年过去了。还是没有动静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出久在药店买避孕药,药店的电视机正放着这个夸张的脱口秀节目,主持人那个架势颇有点布雷森特·麦克老师的感觉呢。出久垂下头想,现在还真是有点怀念雄英高中的生活啊。


“给,特效避孕药。”药师老婆婆将打包分好剂量的药片递给出久,“真是的,现在的年轻人。生活检点一点啊!不打算要小孩的话就戴套啊!事后药很伤身的!不要仗着年轻就乱来啊,小子。”


“是,是。”出久接过药袋,挠挠头,尴尬一笑。


“嗯?”老婆婆似乎察觉了什么,“你,你是……”


“我以后会注意的,谢谢婆婆!”出久赶在被发现之前飞快地跑出了药店。呼了口气,好险,差点被认出来了。


要快点回家去,小胜明天就回来了,他要快点把身上的痕迹弄干净。这么想着,出久娴熟地从药袋里找出药片,甚至不用水,张嘴就吃了。三年来,这种事情做过不知道多少遍了,各种避孕药的用法他都已经了然于胸。本来开始的时候,焦冻还是会在他的劝说下戴上套的,但不久之后他就完全不戴套了,也许是想要一个孩子,也许只是因为中出很爽。出久垂下眼睑,把脸藏进阴影,随着大流登上了回家的电车。


他奔波在不同的灾难与事件之间,拼命地去战斗、去完成任务,走出事务所,就是生活的琐事、同事的交际,这之后还要被夹在两个男人之间,还要担忧着会不会被轰干到怀孕。他简直觉得整个人摇摇欲坠,不过幸好,小胜现在很温柔,和小时候比起来的话。出久自顾自苦笑,嘛,小胜一直都是刀嘴肉心的,每次做爱的话,虽然总是抱怨着他,但是也会乖乖戴上套子。小胜也能明白吧,他想要当英雄的梦想。所以他绝对不可以怀孕。绝对。


 


 


轰焦冻胡乱吃了点便餐就离开了东京。他明天在大阪还有外派任务,不能舍不得这虚假的温存。两人上次见面已是三周半前,近一个月的时间,他连手淫也提不起兴趣。好不容易能见上一面,在那种小巷子里草草一炮就了事,现在他裤裆里还有点撑,还没有发泄痛快又要开始忍耐,下一次见面,不知是何时了。


他真的很不甘心,那个被他捧在手里怕碎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宝贝,竟然会和一个强奸犯结婚?如果最开始和出久做的人是他的话,是他轰焦冻的话……轰快要控制不住自己额上暴起的青筋。


三年前,英雄新全面体检展开的时候,一发现出久有孕育能力之后,体检中心立马就向他推荐了个性婚的最佳人选。轰焦冻排在首选。但是,但是那个爆炸混蛋,竟然敢做出强奸这种事……后来出久不想爆豪受到停职处罚,竟然帮那个强奸犯辩解,竟然和他结婚了。轰焦冻想到此处,一张冰冷地脸上藏着深深的暴怒。


他记得那么清楚,那个晚上,出久给他打的电话,那么无助,那么可怜,抽泣着说小胜他,他对我……我、那个、轰君你知道怎么避孕吗?我、我还要做英雄啊……


那晚他在黑色的雨夜里飞奔,却只看到急诊室的红色灯光和门口的强奸犯。


他难以自制地握紧拳头,医院的走廊一瞬间就冰锥四起。他抓着爆豪的领子把他扯起来。


“杀了你。”


爆豪不屑地打开他的手,“无关者,我早就警告过你,我的东西,不要碰!”


然后两人出去打了一场。两败俱伤。唯一的不同,躺了三天的他醒来之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电视里第一英雄人偶要结婚的报道。而爆豪醒来之后,就要去迎娶本该属于他的新娘了。


高中毕业的时候,出久没有接受焦冻的告白,也没有拒绝。那时候他双眼一眨,眸子里碧波荡漾,笑得那么明丽动人,“我会好好考虑的!”


列车到站了,轰收回思绪,他站起身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冰渣声传来,原来座位已经全部冻成冰了。他用左手化去冰渣,下车离开。轰焦冻自嘲一笑,果然,一想起出久,他总是无法自控。